向死而生-醉昙•寂冥
阴莫寒,笔名寂冥。
叶修神命、嘉德罗斯大人神命、【 】神命。
全职all叶纯食
凹凸all金纯食,jrj巨雷
特传all漾杂食
吾命all格杂食
盗笔all邪杂食,小花相关拒

醉昙的待补。

组织名:向死而生。
一个十分小的组织,就我跟醉昙俩。
 

《【晚安】嘉德罗斯單人向》

*自创角出没注意


「晚安,嘉德罗斯大人。」如同往常一般淡漠的语调,他沾满了鲜血的手轻轻抚上了嘉德罗斯的眉眼,轻轻阖上了对方瞪视着他的眸。

不难听出他那微微颤抖着的声音,他强撑起一个笑容。

「等您睡醒,这场大赛就会结束了。」


-


很冷。

冰冷的盐水在仿真的皮肤上浸泡滑过,一阵阵令人打颤的寒凉袭来,一针针刺骨酸麻的冷刺进骨子里。

他正是被这样的冰凉唤醒。

彼时他睁开在未来呈现好看鎏金色、似太阳一般的眸子,眼底却尽是深沉的郝红。

「实验品009号,苏醒成功,意识正常登陆,各项数值检查正常。」

他没有名字,有的只是机械的代号。

009号,这是未来一年的实验中,他唯一的称呼。


-


实验室中是残酷的。

他们必须每天维持着高强度的打斗,赢者获得维修、败者仅能废弃。

而维修也并不会维修到最好,实验员们个个都只等着看有所损伤的实验品们能发挥多大的力量。

而其中,000号以及009号被称作最完美的成品。

他们俩个在每一次的战斗之中都不曾有过损伤。

理所当然的,他们只需要进行例行的维护,并不需要修理,每一次战斗都保持着最好的状态,也因此,他们一直都是赢家。

这状况一直到009号初生的一年后、第026号出生为止。


026号非常的优秀,他强大的可以将所有对手一击致命。

实验员们开心地上报了高层,可很快的,他们的噩梦来临。


正因为026号的强大,他开始不把实验员放在眼底,甚至想要在实验室中称王。

他在非训练时间里杀了不知道多少个他们用做训练的目标物、也杀光了除000号及009号以外的实验体。

「呐。」他狂妄的对009号伸出手,笑了。 「怎么样,要跟我合作吗?」

「你怎么不找000号?」009号不屑的冷哼了一声。

「你说000号?」026号做出了咋舌的表情,一副被逗笑了的样子。 「我找一个废物做什?」

000号从不接受026号向他发出的挑战、也不再与009号进行双人协斗,自026号出生起,000号便不再展现出自己的实力。

他没有杀了000号不过是因为,009号对000号那身为对手的认可罢了。

他想拉拢009号为他卖命,就不能杀了如同光影的000号。

若不然,他想,以他的实力000号的性命是手到擒来。

「哈。」009号笑出了声,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。


-


「你以为你有资格让我当你的伙伴?」当009号的手穿过026号的腹腔,他道。

伸入腹腔的手向着胸腔的位置探去,在一瞬的摸索中找到了要的东西;干净俐落的扯出捏碎,009号的嘴角挂着狂妄冰冷的笑容。

「你连让我叫你的名字的资格都没有,废物。」

他眼中充满杀意的鲜红消退,露出了欺骗性的、流转着艳丽光芒的鎏砂。


-


他真正拥有一个正式的名字是在他杀了000号那天。

000号是所谓的“初代”,是最开始的作品。

也是最强大的一个作品。

在009号出生前,他已经存在了三年,却仍旧可以在双人配合赛的实验中和009号搭档、跟得上009号的速度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件十分完美的作品。

但人总是贪婪的。

000号对他们来说不够强大、不够完美。

他们要的是天生的强大、天生的完美。

而不是000号这样、透过学习而来的完美。

「009号。」实验员对着仅存的实验体道。 「这是你的最后一个任务。杀了000号。杀了他,你就会是圣空星唯一的王了,『嘉德罗斯』。」


-


「我本就是圣空星唯一的王。」他狂妄地笑。

「根本不需要杀了他来证明我,只是——」


「你果然很碍眼啊,初代。」


「吾名为,嘉德罗斯。」


-


他那本跟初代一般、红色的头箍,在沾染了太多鲜血后、黑褐。

于是他干脆把头箍染黑、借以区别他跟初代本就是不同的个体。

「我是王,而他,不过是个败者罢了。」他道,毫无怜悯、毫无伤感。

王不需要这些。


-


参加凹凸大赛后,他很喜欢寻找强者进行战斗。

要说是他体内好战的系统所致也行、要弥补初代欠他的战斗也行,他只是不停地打架。

没有初代就没有他,他很清楚这一点。

可他对初代没有任何感情。

「不过是个用完就可以扔弃的棋子罢了,只不过被我利用的时间比我想像中的短了一点。」

他可是圣空星的王。

所有圣空星的一切,不过只是他手中握有的筹码与棋子。


「所以你本该为我去死。」


-


到底为什么会让雷德跟蒙特祖玛追随他,他也说不清楚,或许是因为玩腻了一个人的家家酒;也或许,他习惯了万事不用自己动手、有人帮忙料理的以前。

而为什么会让另一个人跟在远处,他想,或许是看到了对方眼中对他深深的敬意以及尊崇。

他是王,应当早些习惯这些眼神;也该早些习惯藏在这些眼神后面、利欲薰心的眸子。

一切都只是幻象。

所有对他的示好都只是幻象;唯一的真理只有,他的强大。


-


「等您睡醒,这场大赛就会结束了。」

这是他堕入回忆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。

而当他苏醒,世界,早已不同。


「参赛者嘉德罗斯,恭喜您得了本届凹凸大赛第一名!」

「请问您的愿望是?」


我的愿望,是见到神并且、屠神。

「我想见创世神。」


-


「我尊贵的王、嘉德罗斯,晚安。」

 
评论(1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