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死而生-醉昙•寂冥
阴莫寒,笔名寂冥。
叶修神命、嘉德罗斯大人神命、【 】神命。
全职all叶纯食
凹凸all金纯食,jrj巨雷
特传all漾杂食
吾命all格杂食
盗笔all邪杂食,小花相关拒

醉昙的待补。

组织名:向死而生。
一个十分小的组织,就我跟醉昙俩。
 

《爵金同框日》

*因为想不到甜甜的梗所以去抽梗了

*①擦身而过②捉摸不定③你是我前进和后退的归属④因为温柔所以残酷

*一个梗是一个小段子

 

 




 

【擦身而过】

 

他们的初见面不像小说里的惊心动魄、不像言小里的浪漫缱绻,有的,仅仅是一个有些粗暴的错身。

『哇这人! 』当时被撞倒地的金在心底是这样想的。 『都不道个歉的吗! 』他不自觉地鼓起脸,有些气愤的轻哼了一声。

好可爱……。当时的银爵是这样想的。很闪亮、小小一只、看起来很可爱。

不自觉的在意、不自觉的关注。


一个人对初见淡忘、一个人对初见逐渐在意,两人到后来才发现,那一次初见,是一见钟情。











【捉摸不定】


阳光是抓不到的。




金是在一道亮光的照射下被亮醒的。

揉了揉因为刚睡醒还有些模糊视线的双眼,毫无形象的发出奇形怪状的声音打了个呵欠,再用力眨了眨天蓝色的眸子,金才算是完全的清醒。

一转头,被坐在不远处树下的人吓到了。

那个人好像是第三名的银爵吧?

嗯?银爵?

本来还有一点睡意的金这下彻底清醒了。

不会吧?等会儿?他为什么在这里?

金纠结了一会,刚想开口询问,已经注意到他醒了的银爵就站了起来,走到他面前。

「迷路了?」

「对啊……?欸?你怎么知道?」金心直口快的回答道,答完了才觉得不对。

「……我看你在这区域晃了三天了。」

「被、被发现了啊……」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,肚子突然一阵声响,他更窘了。

有、有点丢脸啊……

银爵也听到了,本来要开口带对方出去的话语在下一秒转成了呼叫裁判球。


吃饱喝足了,金趴在银爵坐着的树墩上,一点一点的往银爵的腿边蹭过去。

「让我帮你嘛!这样白吃白喝你的东西真的很不好意思!」

银爵还是摇了摇头。

这是金第二十一次开口要求帮忙被拒。

金又一个移动,直接趴在了银爵腿上,可怜兮兮地看着他。 「让我帮忙嘛!做什么都可以的!」

银爵没忍住,伸出手揉了揉金柔软的发。




他明明拥有了阳光。










【你是我前进和后退的归属】


你是我前进的归属,所以我可以做我想做,因为我知道,我前方总有一个你在等我。


你是我后退的归属,我知道无论我做了什么,你都会站在原地,告诉我,你最喜欢我了。















【因为温柔所以残酷】


太残酷了。

金不自觉的呢喃着。

他看着冷静对敌的银爵,喃喃着。


太残忍了。

金不自觉的呢喃着。

他看着对敌人冷酷的银爵,喃喃着。


正因为银爵对自己的温柔,在见证到他的强大冷酷之后才会觉得这世界太残酷,竟生生将一个温柔的人锤炼成这坚硬模样。

 
评论(2)
热度(9)